個人風采

選擇字號:

王家安:關于貼春聯的那些事兒

2019-01-30    來源:《中國老年文化》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ucut1548922282233_123


臨近年關,春聯就越受青睞。尤其是這幾年,黨中央高度重視傳統文化,人們也越加重視回歸本土的“年味兒”,春聯文化在現代潮流演進中又掀起新的熱潮。

別的不說,就說習近平同志,就在復興春聯文化的實踐中帶了好頭。近年的公開報道中,習近平同志給甘肅定西的農戶送過春聯,給民主黨派人士用春聯拜年,也到江蘇的基層社區稱贊過學生書寫的春聯……也許正是在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關注下,春聯文化也成為主旋律文化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2014年春節以來,以中宣部宣教局為代表的各級黨政部門,對于春聯的重視程度,一度升溫這幾年接連組織有關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春聯征集活動,尤其是央視網春聯征集活動,活動消息還在《新聞聯播》幾次播報,影響都十分廣泛,復興春聯文化的氛圍更加濃厚。于是,可惜的是更多年輕人開始關注春聯,關注春聯文化。

說起春聯文化,許多人會想到宋代王安石的一句詩:“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貼春聯,是古已有之的傳統,并且這個傳統總會和富有神話色彩的“桃符”聯系在一起。王安石詩中無論“新桃”、“舊符”,說得都是“桃符”。

在以神話著稱的《山海經》里,桃符的故事描最為生動,說“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山上有大桃樹,“其屈蟠三千里”,想來是多少座摩天大樓疊加之高,何其壯哉!雄壯之余,不乏魔幻。在桃樹東北方,有一“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位神人,一曰“神荼”(音‘伸舒’),一曰“郁壘”(音‘郁律’),這二神專司一事,將那些作祟的惡鬼捆綁后拿去喂虎。鬼邪之類自然懼之。于是,人們很容易聯想到,何不將其請進家門,用來驅邪?這二人,就順理成章,成了最早的“門神”。至少在戰國時,人們在年初祈福禳災之時,就已將他們的形象刻畫于桃木板上,懸之門楹,形成了“桃符”雛形。目前,已知存世最早的桃符,是出土于甘肅“居延漢簡”中的幾枚桃符,是將幾寸長的桃木削成錐形,上端畫有大眼睛的人像,頗似近來流行的卡通人物“小黃人”。而廣為認可的“神荼”、“郁壘”造型,是漢代畫像磚上出現的一對魁梧勇士,衣帶飄舉,不失威嚴,頗有漢魏風骨。

關于桃符,漢代及以前的著作《左傳》《戰國策》《淮南子》《山海經》《論衡》等皆有描述,并不忘強調其“刺鬼”、“御兇”的禳災功用。此后歷代典籍,“桃符”也皆有涉獵。而宋元以降,許多場合又將桃符與春聯混為一談。卻只是強調了春聯與桃符共有的祈福禳災功能,而未說明兩者之間的必然聯系。于是,我們結合古代文學發展脈絡,大體推測出這樣的一個春聯誕生的“路線圖”:先民們認可桃符祈福禳災的功用后,逢年過節,桃符便頻頻登場,起初是刻畫二神圖像,可畢竟有美術功底的人不多,后來為簡便起見,就索性只寫有“神荼”、“郁壘”的姓名;再后來,年年只寫這四字,又覺單調,便有機靈人思索著寫兩句吉祥話。于是至少在唐代,我們從敦煌藏經卷上見到了“立春之日,書門左右”的吉祥話。而這時,春聯還未出現。因為眾所周知,包括春聯在內的楹聯是格律文學,其成型必須等格律成熟之后。而唐代四聲普遍通行,調節平仄,在詩文創作中漸成習慣。在這時,考慮到門之對稱,加之自古受到的“對稱統一”思想影響,自然會有人想到將寫在門之左右的吉祥語,定格為相互對稱、講究文采的對偶句,來替換陳年舊詞的“桃符”。終于,約在唐末五代后蜀時,出現了后蜀主孟昶那有名的春聯:“新年納余慶;嘉節號長春”。這是目前已知有史記載的最早一副春聯。

這樣簡單的梳理,其實已走過上千年的歷程。在這上千年里,從“桃符”開始,也衍生出了許多在春節用于粘貼懸掛的祈福用品。結合桃符屬性,可將其分為“桃”、“畫”、“文”三個類別。一是“桃”,桃符因桃木而制,桃木自然就具有辟邪功用,自古也就有了于門窗之上,懸掛桃符、桃人、桃弓、桃劍、桃印等習俗;二是“畫”,即畫門神,由神荼、郁壘畫到了秦瓊、尉遲恭,以及絢麗多彩的年畫、春勝;三是“文”,由只寫二神姓名,演變為寫祈福文字,再后來詳細分為春聯、春詞、春帖多種文體。如宋人《歲時廣紀》記載:“桃符……上畫神像、狻猊、白澤之屬,下書左郁壘、右神荼,或寫春詞,或書祝禱之語。歲旦則更之。”在此時,“桃”、“畫”、“文”三個屬性都被發揮并加以利用。而傳承至今,如“春帖”、“春勝”等許多概念已漸行漸遠,只有那兩行紅紅的春聯,成了當下我們續接華夏古民俗的唯一普遍適用的載體。春聯,也成為春節期間全球華人有關“年味”的一個重要符號。甚至有人算過,每年華人貼的春聯連在一起,竟可把地球繞成一個“紅線團兒”。故而著名學者周汝昌先生說:“春聯是舉世罕有倫比的最偉大、最瑰奇的文藝活動。”這也是一場全世界范圍內,規模也極為壯闊的全民性文藝活動。

當我們慶幸如今許多家庭還記得貼春聯這個年俗時,也會因一點新問題而煩惱。由于未能同古人一樣受到傳統格律文學的基本訓練,現在許多人其實并不知春聯之上下聯到底該如何張貼?少不了“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聯掛錯門。”為避免這樣的尷尬,不妨在這里向普通讀者支上兩招。先是分清上下聯。一副春聯,由上、下聯和橫批組成,橫批大家都明白,可如何區分上下聯?關鍵看最后一字。根據格律規定,上聯最后一個字必須是仄聲字結尾,下聯則是平聲。按照普通話新聲,即將一聲、二聲歸為平聲,三聲、四聲歸為仄聲,這樣,就能區別絕大多數的春聯。比如“又是一年春草綠;依然十里杏花紅”,第一句結尾的“綠”字是四聲,為仄聲字,這句就是上聯。但也有不好區分的。一些古聯是用“古聲”創作,其中多數字讀音和普通話一樣,可也有個別字,今平古仄,區分起來有點麻煩,則需要再掌握一些常見的古仄聲字,比如:福、蝶、發、得、德、吉、石、竹這些字,在春聯中較為常見,在“古聲”中都是仄聲字,如果遇到這些字結尾的春聯,就要稍加留心。區別了上下聯后,就要知道怎么貼?根據習俗,上聯貼在上方位,即當你面對家門時,上聯貼在你的右手方向,下聯反之。至于橫批,最好從右往左書寫,而現在也有從左往右寫的,也已約定俗成,便不再苛求,怎么都行。貼春聯時,有的還喜歡貼“福”字,一般房門上的福字,則不提倡倒著貼,要端端正正貼,才有“出門見福”、“福入家門”的彩頭。

大家還比較關注,什么時候貼春聯合適?這也沒有成文約定,我們只能從古人習俗中去摸索總結。清人梁章鉅《楹聯叢話》寫道:“紫禁城中各宮殿門屏槅扇皆有春聯,每年于臘月下旬懸掛”,這是清代皇室的貼法;稍晚出版的《燕京歲時記》記載,“祭灶之后,則漸次貼掛”,這是從農歷臘月二十三以后算起;還有一首廣為流傳的民謠:“二十三,祭灶神;二十四,寫大字……二十九,貼倒酉;三十夜,守一宿。”是在祭灶之后,準備春聯,等到除夕前一日張貼。而現實中,因各地習俗不同,貼春聯的時間一直不盡相同。總結前人經驗,我們認為最好是放在除夕下午到傍晚這段時間。過了除夕,萬象更新,所以趕在除夕臨近貼春聯,寓意最好。但除夕當晚,許多人家都忙著做年夜飯、看春晚,有的還要祭祀、游樂,事情較多。趁著下午飯前這段空閑時間貼春聯,室外光線也好,應是目前結合現代人的生活方式,較為可取的時間了。

年年歲歲春相似,歲歲年年,心境、家事總不相同。有道是春色無心添筆墨;聯文有意寄襟懷。”大家不妨回歸傳統,自己動筆寫一副自家的春聯,不在乎文辭工整、字跡好壞,只要能參與其中,那這兩行文字終究會凝聚著一家老小的美好祝福,終究會成為來年幸福生活的兩行注腳。

上一篇:
下一篇:

体彩31选7走势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