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風采

選擇字號:

王慧中:做一輩子“笙癡”

2018-05-24    來源:正能量

人物簡介

 


,1942年生于秦皇島市。中央民族樂團前首席笙,國家一級演奏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現任文化部老年大學民樂隊藝術指導。

他相繼改革36簧、38簧、40簧擴音方笙,首創36簧方笙獨奏藝術,歷經40年鉆研推廣創立加鍵方笙獨奏藝術流派。2002年退休。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顧練吹笙。”王慧中曾這樣笑稱自己是個“笙癡”。的確,盡管退休多年,他仍立足于專業,為笙的演奏不斷探索、創新,為藝術教育默默貢獻著一己之力。

進取的腳步不停

王慧中致力于笙的改革創新達40年之久,年近花甲,他設計并參與研制的“36簧加鍵方笙”獲得了文化部科技司參選國家進步獎的提名,這是對他多年來堅持不懈、辛苦付出的極大激勵。他創造的36簧加鍵笙獨奏這一新的藝術形式,被媒體評價為“開創了新的藝術流派——王派笙演奏藝術”,香港音樂評論家稱贊他在36簧鍵笙的改革、作曲、演奏技巧方面是“創新之佼佼者”,稱他為“現代鍵笙之父”。

然而王慧中并沒有止步于此,退休之后,他繼續著進取的步伐,潛心研究36簧笙的進一步改革。2006年,王慧中終于研制出40簧方笙,其音域為小字組g至小字三組#a。

行家都知道,36簧笙的笙斗只有寸方之地,如若再增加音管談何容易?為了能實現突破,王慧中40簧方笙的改革沒有采取每排加至14棵笙苗的常規做法。如果每排笙苗加至14棵后勢必會加寬笙體,這就會加重了演奏者的負擔,這種做法早在36簧笙的改革之初就被否定了。王慧中的改革理念是在不加寬笙斗前提下增加音管。他十分巧妙地用見縫插針的辦法增加音管。他在36簧笙苗的后排與中排之間的空地兩側增加2棵截苗音管(左管為小字三組g、右管為小字三組#g),演奏用小指按鍵;在后排的1和低音7的內側空地分別加裝兩組組合管(左管為小字三組a、右管為小字三組#a),后排1和低音7兩管分別加雙鍵,用無名指按鍵演奏。40簧笙可以保持36簧笙原有的演奏習慣,所增加的音也不會增加演奏者的負擔,這正是40簧笙成功的獨到之處。

多年來,王慧中改革創新的加鍵方笙,在國內和全球海外華人民族樂團中廣泛使用,對笙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用演奏去證明

對于40簧方笙的改革,有些人也有不同的說法,他們認為40簧笙所加之音演奏不便,所增加的音域沒有多大的用處。那么,到底40簧方笙有沒有實用價值?王慧中認為,演奏實踐是最好的證明。

《野蜂飛舞》這支樂曲以極快的旋律、極高的演奏難度著稱,通常被鋼琴、小提琴等樂器演奏家用來展現卓越的演奏技巧。王慧中要展現笙演奏的實力,要向更多的人普及我們民族器樂笙,選擇的就是這首高難度的《野蜂飛舞》。

40簧笙完全版的《野蜂飛舞》錄音是王慧中在近70歲時親自錄制的。盡管樂曲的速度還有待提高,但在樂曲的版本上已和原作沒有任何差異了。樂曲的再現部分是按照原作高八度演奏,樂曲的結尾句從小字一組e至小字三組a的半音階一字未減,演奏一氣呵成,完全可與西洋管樂器相媲美。如今,王慧中和他的學生們都能用40簧笙完整地演奏《野蜂飛舞》,有的學生用40簧笙演奏的《野蜂飛舞》在全國少年兒童比賽中屢獲金獎。

可以說,王慧中創立的加鍵方笙獨奏藝術已成為笙獨奏的第二次革命。為了讓更多的人認識笙,了解笙的藝術,他將傳統與現代相結合,創作改編了大量笙獨奏曲——《傣鄉風情》《北京喜訊傳邊寨》《快樂的女戰士》《西班牙斗牛舞曲》《四小天鵝舞曲》等。

這其中,《傣鄉風情》成為了王慧中的代表作,也是改革笙與傳統笙結合的典范,在中國音樂家協會主辦的“金鐘獎”民族樂器獨奏大賽中指定為笙比賽樂曲;被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定為笙九級考級曲目;被臺灣國樂大賽多次定為決賽曲目。該曲曾被國內外眾多專業和業余樂團演出。他與新加坡華樂團簽約,該曲成為新加坡華樂團在當地獨家演出曲目。

香港音樂媒體稱贊王慧中用笙演奏的《野蜂飛舞》具有輝煌的技巧;瑞典著名指揮家漢斯?里普斯稱王慧中演奏的《四小天鵝舞曲》竟奏出了一個交響樂隊的效果!

王慧中曾榮獲文化部直屬院團演出比賽一等獎、創作三等獎,多次出國演出受到熱烈歡迎,還應邀赴美國講學并發表學術論文,在天津音樂學院、國家圖書館的講學也均受好評。王慧中被國務院授予“在發展我國藝術事業中做出突出貢獻”的榮譽,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傳播笙的美妙

王慧中的一生都在為大眾普及笙的教育做著不懈的努力,退休前后他都參與了大量公益性演出。全國助殘日中,他受邀為殘疾人演出了笙獨奏《打虎上山》,受到觀眾們的熱烈歡迎;在高校里,他也曾應邀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新年晚會上表演了笙獨奏《快樂的女戰士》等樂曲,激發了同學們對笙這種樂器的極大興趣;他還曾接受臺灣云師國樂團的邀請擔任該團藝術指導,并舉辦了師生獨奏音樂會。

2012年8月,他應國家圖書館邀請舉辦了一場《笙的起源、發展及其樂曲賞析》的講座。當天,講座現場座無虛席,王慧中飽蘸著對笙的熱愛,用傳統笙、加鍵方笙、葫蘆笙演奏了多首風格不同的樂曲,他把自己對笙演奏藝術的認識與理解,毫無保留地與在場每一個人分享。他侃侃而談自己對于器樂笙的開拓和創新,讓聆聽者都備受感動和鼓舞。

這些年,他還接受了天津音樂學院附中的邀請,走進學校進行講學,天津音樂學院院長說:“我在上學時就是聽王慧中老師的獨奏長大的。”王慧中不僅自己愛笙,還把這份執著追求的精神傳遞給了一代又一代熱愛音樂的孩子們。除此之外,王慧中還為北京交大附中民族樂團指揮輔導,在“全國星星火炬青少年藝術比賽”中擔任過十屆評委,為有音樂特長的青少年點評指導,使其技藝上得到進一步提升。

回顧自己的一生,王慧中這樣說道:“在古稀之年,讓我回憶自己的一生,我為自己是一個‘笙癡’而感到自豪和快樂。”盡管王慧中參與過很多公益活動,自己為笙及其演奏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但是他卻說:“雷鋒同志做好事不留名,我做公益也應該是如此,不圖名、不宣揚。”

如今人到晚年的王慧中仍愿意把時間和精力放在笙的教育和傳播中,他對于藝術的執著追求,對于音樂事業的無私奉獻,令人感慨,值得欽佩!

上一篇:
下一篇:

体彩31选7走势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