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風采

選擇字號:

程愷:退而不休,余熱生輝

2018-03-19    來源:正能量

人物簡介

程愷,1939年出生于山東曲阜。中央芭蕾舞團作曲家,國家一級作曲。


主要作品有:芭蕾舞劇《草原兒女》《大足石魂》等(當年都標為集體創作,他是重要參與的曲作者之一);交響組曲《苗嶺采風》《國樂拾英》;月琴協奏曲《春》《憶事曲》《幻想曲》;輕音樂集錦《青春的旋律》等。影視音樂《風塵硬漢》《美的天使》等,電影音樂《宏志班的故事》《私奔》,話劇音樂《李白》《飛吧鴿子》,大型聲樂套曲《中原行》《希望之光》。錄有盒帶專集《癡情》《紅燈綠燈》等。2000年退休。

爐中火

放紅光

我為親人熬雞湯

續一把蒙山柴

爐火更旺

添一瓢沂河水

情深意長

……

這是芭蕾舞劇《沂蒙頌》里的插曲《我為親人熬雞湯》,這首歌在當年可是紅遍了大江南北,它的詞作參與者就是程愷。而程愷更讓人們所熟知的則是他創作的曲子,《毛主席是咱社里人》《有一個美麗的傳說》……這些耳熟能詳的旋律都離不開程愷的那支筆。

不愿閑暇的人

已經退休多年的程愷,早已離開了創作的一線,但是他并沒有將自己的生活徹底放松下來,仍然在精力允許的情況下,積極投入到創作當中去。


退休后不久,當時北京人藝正在排演話劇《李白》,劇組希望程愷能為話劇編曲。由于當時經費緊張,結果不但要為話劇編曲,指揮彩排的工作也由程愷一口氣承接了下來。對于程愷來說,只要能做的,他都會盡力,一是幫忙,二是發揮余熱。類似的創作邀請還有很多,只要時間和身體允許,程愷都樂于參與。

程愷除了作曲外,還曾擔任過教學工作。為了能讓學生們將學到的技術、技巧及時地去做藝術實踐與嘗試,他把大家帶到大自然中去采風,讓學生們帶著所學到的知識,邊消化、邊實踐,引導學生每人作出一首歌曲來,歌詞自選或自寫。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對于長期從事作曲工作的程愷來說,很多人會問他如何學好作曲。他認為,作曲專業不同于其他行當。作曲忙起來可以不分晝夜,閑起來可以整日酣睡。其因有二:一是接受創作任務后,受期限制約,要求指日交稿,只能快馬加鞭,日爭夜趕;二是思路開啟,樂流筆端,中間不允許間斷或停歇。若停,思路中止,再想找回,其面已非。

退休后的程愷仍然沒有離開教育的舞臺,他擔任了青島七所高校的顧問,只要有時間就會到高校去指導教學。他不光只教大學生,而且也同樣會關心小朋友,他還擔任了陽光小鳥藝術團的顧問,這里的學員都是孩子,他也會為這里的教學提供自己的經驗和建議。

對于講課,雖然程愷并不是專業的老師,但是他很喜歡在課堂上的感覺,喜歡將自己所學、所用的收獲傳授給年輕人。他覺得,上課可以交朋友,認識很多的年輕人,同時也可以梳理自己,將自己多年的實踐經驗通過授課的方式總結出來,從而提升自己,以后可以用這些總結出來的理論指導他的創作。

除此之外,程愷還會參加和自己所學專業相關的比賽活動,在活動中當評委,給參賽的作品評獎,通過這樣的活動來挖掘有潛力的新人。

選準目標,持之以恒

程愷算是少年成名,從20世紀50年代初,他便開始練習作曲,后經三年的苦學,終于在1956年的6月1日在山東《大眾日報》上發表了處女作兒歌《小汽車》,同年,其歌詞作品《在傍晚的大街上》刊發在中國音協創辦的《歌詞》月刊上。從此,便一發而不可收。至1958年他考入曲阜師范大學附中前,其詞、曲作品已發表數十首。在國內凡有音樂刊物創辦的省份皆可以見到他作曲或作詞的作品。

那時還是個中學生的程愷,常常收到來自全國各地音樂愛好者的信件,希望和他相互切磋,很多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程老師”,這讓他有些坐臥不寧、一時無措。

選準目標,持之以恒,程愷覺得對于所從事的事業,要愛它、接近它、熟悉它、依戀它、放不下它,加上勇敢、有理想、有抱負、有奔頭,就能成才,當然成才的路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帆風順,必然會有坎坷,遇到困難反而會給你力量,只要越過它、克服它,就有可能成功。

程愷當年自學作曲的時候,也是多次被雜志社的編輯退稿。“當時,每次投稿給雜志社,常常會收到退稿,那時候的編輯很認真,回信時還會幫你分析,哪里好,哪里應該繼續改進。”這些回信,對于青年時的程愷有著莫大的幫助,就這樣,他一連堅持了幾年。后來程愷的《毛主席是咱社里人》作曲經郭蘭英、鄧玉華歌唱家的演唱傳遍全國。

愛好廣泛,多才多藝

程愷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員、北京書法家協會會員。他經歷半個多世紀的創作實踐,發表、錄音近千首音樂作品。由于生長在書香門第,自幼對文學特別喜愛,尤是詩、詞,造詣頗深。《中國近代歌詞史》書中寫道:“20世紀六七十年代,在全國各地的歌詞刊物上,經常讀到程愷的大作,可以說,那個時期,他發表的歌詞作品比歌曲還多,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為數不多的集詞、曲創作于一身的音樂家。他創作的器樂、聲樂及歌詞作品近百首在全國獲獎。”

近十幾年來,他用生花妙筆為成功而流傳較廣的音樂作品點評,受人所托為出版的歌集、詞集作序,而后,他又用散文的形式把文章匯集成冊,先后出版了《音樂生活的斷想》和歌詞集《花與果》。

程愷愛好書法,最喜歡的是行草,行草的流動奔放,就像程愷的性格一樣,有著山東大漢的直爽,可謂字如其人。退休后的程愷,開始練習書法,經過多年的苦練,現在已經有不少書法作品在雜志上發表過,不久前他的書法作品還在上海的書法展上得過獎。現在只要一有時間,程愷就會約上幾個好友一起練練書法,彼此相互切磋。雖然書法上的成就遠不如他的作曲更讓人們所熟知,但對于程愷來說,仍然感到很自豪,覺得自己仍能夠老有所為。據說,有不少人看過他的字后,特意向他求字,甚至有的人希望跟他學習書法。“我不敢,我可教不了。”程愷笑著說道。他覺得人要有自知之明,畢竟自己只是一個愛好者,不能“誤人子弟”。

現在的程愷每天會去公園鍛煉一個小時左右。平時在家的時候,他喜歡聽聽音樂、看看書,雖然他已經在北京生活了幾十年,但是說起話來,仍能聽到濃濃的山東口音,對于家鄉對他的培養,他時刻不曾忘記,只要家鄉的事情,他都會關注。在曲阜,程愷常常會收到家鄉曲阜的邀請,希望他能夠出席當地的活動,只要有時間他都樂于參與,也算是為家鄉盡一份力。不僅如此,程愷還義務為家鄉創作作品。

這就是程愷——一個愛笑的人,一個直爽的人,一個為我們帶來了美好音樂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体彩31选7走势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