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風采

選擇字號:

張政國:俏不爭春,唯香如故

2018-05-23    來源:正能量

人物簡介

張政國,筆名若木,1929年生于北京懷柔,中國歌劇舞劇院演員、編劇。曾先后擔任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文化部老藝術家書畫社理事、北京東城區書畫協會理事、中國公共關系協會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書法藝術研究院理事、中國老年書畫研究會研究員。


曾創編《屈原》《西施》《祝福》等劇本,《槐蔭記》劇目被收入《中國文學通典》;其作品《墨牡丹》為毛主席紀念堂收藏,并收入《當代中國名畫家書畫寶鑒》等多部畫典,作品《仙人球》被收入《跨世紀著名書畫藝術家經典》。1990年離休。

張政國(后文中均用筆名若木)今年已是88歲的高齡了,采訪過程中他侃侃而談,言語中充滿著對繪畫與書法的熱愛。


筆墨丹青繪自然

受家庭熏陶,若木自幼熱愛書畫藝術。8歲開始習字,先歐趙,后顏柳,打下楷書基礎;同時習畫,臨習《芥子園畫譜》《醉墨軒全集》《古今名人畫稿》,開始了繪畫的啟蒙。1945年到北京后經常不斷地臨習齊白石、徐悲鴻等大家的畫作,畫藝漸進。1949年師從清宮廷畫師耿玉頃習畫梅花,受益匪淺。參加文藝工作后專職戲劇藝術與劇本創編工作,繪畫成為業余愛好,但40余年堅持寫生,師法自然,筆耕不輟。此外他的書法始自歐趙顏柳,后及《蘭亭》《圣教》《懷素自序》。每作草書則滿懷激情,任意揮灑,無事先安排,無謀篇設計,全憑興之所至,無拘無束,字形大小欹正、點劃收放輕重、行距疏密曲直皆隨心所欲,然始終貫通一氣呵成,故時有意外之趣。書法與繪畫成為互補,畫因書而增骨,書因畫而增妍。

1990年從中國歌劇舞劇院退休后,若木便一心撲在了他所摯愛的繪畫事業上,一天也沒有懈怠過!那時北京四城聯展經常會邀請其前去參展,并獲得了一些獎項。1995年他與妻子王玉冬(筆名東君)、女兒張源源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畫展,更是受到了一眾師友和觀眾的廣泛好評和鼓勵。若木的畫作很有特點,40余年的藝術積淀則成為他的畫外之功,厚積薄發,潛心創作,使得他的繪畫更具內涵。所畫梅花,舍去傳統文人畫的“孤傲”“蕭疏”,而取勁挺繁茂,以反映欣欣向榮的時代精神;所做仙人掌科植物可謂別開生面,描繪在干旱貧瘠的生態環境中頑強的生命力,開放出絢麗斑斕的花朵,挖掘不被人們熟知的美麗世界;所做之潑墨留白牡丹獨具一格,與眾不同。真可謂是水墨林立漫紙云煙,不著一色盡得風流。

若木是北京品種刺球的發燒友,他畫的許多刺球都很少見,同類作品少之又少。刺球代表著一種生存哲理和生活態度,它在極度惡劣的沙漠環境中仍能蓬勃生長,開出燦爛的花朵。而在沙漠地區,仙人掌植物還能救人的性命。曾有一位山東的收藏家還專門收藏了他畫的刺球。

潤物無聲,快樂課堂

2001年受老年大學的邀請,若木在那里的寫意書畫班教起了繪畫。一開始他教大家畫的是竹子。竹子精神是感物喻志的象征,也是喻物詩和文人畫作中最常見的題材,它表現著自強不息、頂天立地的精神,有清華其外、淡泊其中、清雅脫俗、不作媚世之態。在繪畫界,一生竹、半生蘭的道理是眾所周知的。但若木謙虛,一直認為自己的竹子畫得并不出眾。

由于學生們都是零基礎,他便從簡單的畫竹子節教起,慢慢地再教學生們畫竹子桿和竹子葉,后來他又教大家如何畫好梅蘭菊。老年大學寫意書畫班的學生都已不再是年輕人,所以若木在上課時更加注重去營造一個快樂的氛圍,他希望大家能夠通過畫畫使自己得到快樂。在教學過程中,他還會帶著大家到公園去寫生,通過臨摹來使大家提高繪畫技法。那時每個星期上一堂課,一堂課兩個小時,在那兩個小時的時間里,他的手上往往不停地在畫,嘴上不停地在說,學生們每每都會詫異于他的氣力之足!

若木認為畫畫首先要有一個揚善立志的立意,其次要有一個氣韻生動的筆墨,心中還要有賞心悅目的圖畫,畫面中更要有令人回味的東西。他以齊白石的“蛙聲十里出深山”“一葉知秋”為例,為大家深入剖析什么是一個值得回味的意境;其次他還為大家講述唐朝著名繪畫理論家張彥遠“書畫同源與書畫同法”的觀點,并就其繪畫的社會功能,對六法的認識與發展以及繪畫的審美風格論進行詳細的講解。

若木喜畫梅花,他喜歡梅花那種不懼冰雪嚴寒的高貴品質,而在他的指導下,學生的繪畫技巧日臻成熟。在他看來,有的學生畫出來的梅花是絲毫不亞于他自己,而有的學生的畫作也會被拿去做慈善拍賣。在其印象中,有一段時間他的畫桌旁總是會坐著一位殘疾人,那是遭受失戀打擊后,悲痛到跳樓求死的一位女士。若木非常同情她,也深深感覺到自己應該通過繪畫帶給她些什么!而這也正是他到老年大學教學的初衷,他不為錢,每月40元錢的報酬實在是微不足道的;他更不為名,他只是覺得自己既然擁有這項長處,何不借此來為大家的生活增添些內容呢!

若木不僅長于繪畫,書法功底同樣深厚。他欣喜之余,往往潑墨揮毫,為學生們的畫作題首詩作,毛澤東主席的那首“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深受其喜愛,他寫就的一幅蘇東坡詩詞《水調歌頭》還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展出,同時獲得了獎項。

綿薄之力獻社會

除教學外,若木還是中國農工會民主黨中國畫研究會的一員。在老年大學教畫期間,他曾隨研究會到潭柘寺一帶的農村義務為老鄉畫畫,至今他還清楚地記得那天他為老鄉畫了一幅四尺的墨牡丹。此外他還帶領自己的學生們,幫助中國歌劇舞劇院老年活動中心舉行紀念性筆會,大家現場作畫,其樂融融。他還曾為解放軍、為火箭搭腳手架的工人作過畫,代表社會欣欣向榮氣象的紅牡丹、象征人冰清玉潔品質的白牡丹,若木一氣呵成。而每逢文化部老干部書畫協會組織救災募捐時,若木夫婦二人就會認真挑選滿意的畫作,將其拍賣后的善款無償捐獻給災區。像迎接奧運會、亞運會等重大活動舉辦時,這對夫婦也同樣毫不吝嗇地捐出畫作,為國家盡一些綿薄之力。

近些年來,若木還喜歡為自己的畫作寫些故事性的小詩,如今已寫出了有關花的22個故事。牡丹花對應湯顯祖的《還魂記》,芍藥花對應“史湘云醉臥芍藥欄”的故事,而菊花則對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蘭花對應“屈原投汨羅江”的故事,桃花對應“薛濤尋夫”的故事等。為此,文化部《老年文化》雜志已向他約稿,準備將他寫的一個又一個小故事刊登發表,以豐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体彩31选7走势浙江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