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風采

選擇字號:

趙云聲:光而不耀的明星——記著名表演藝術家田成仁

2019-06-11    來源:

“星星還是那顆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山也還是那座山,梁也還是那道梁……”每當這歌聲響起,人們腦海中就會立刻浮現出一位農村老漢帶著小狗行走在田野中的身影。老漢是電視劇《籬笆女人和狗》中的男主角葛茂源。這部劇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可謂家喻戶曉,按現在的說法是收視率相當高。茂源老漢的扮演者就是著名表演藝術家田成仁,他也因出演這部劇而紅透大江南北。

微信圖片_20190611154115

老爺子真帥

1965年,我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中央實驗話劇院,有幸與年長我16歲的老田相識,緣分就此結下,五十多年延續至今。因我們同為東北人,自然就會比較親近。當我還是單身漢時,逢老田家做一些特色東北菜,諸如酸菜汆白肉、小雞燉蘑菇之類,他就會把我叫去撮上一頓。那時,記得他最愛吃的是白水燉肘子,僅僅蘸點兒醬油,就吃得津津有味。他一頓能吃整個一只肘子,說這樣才解饞。“出外拍戲,我早晨一氣兒曾吃過十個雞蛋!”老田跟我說這話時的神情,是那樣得意、自豪!他的能吃令我驚訝不已!

歲月既是無情的也是公平的,它讓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視茫茫,發蒼蒼,齒牙動搖”的一天,誰也躲不掉。該如何讓日漸變老的自己精氣神不減呢?或許我們可以從老田身上找到答案。

老田頭戴禮帽,高高的個頭,身材瘦削挺拔,行走時跨步格外高、遠。人們見了他都禁不住稱贊道:“老爺子真帥!”有位記者還曾以此為標題,寫過一篇專訪老田的文章。

也許有人會問,老田這么能吃,身材怎么還這么好?除卻心態平和之外,老田最突出的一點,就是堅持鍛煉。他的堅持鍛煉,可不是一般的說說而已,他是每天持之以恒地堅持,雷打不動。1985年,我們剛從后門橋搬到芳草地時,他就動員我去日壇公園鍛煉。我和石維堅都去的比較晚,不像他每天都是五點半就起床,公園一開門他就第一個進去。待我們七點左右到達時,他已經練了一個多鐘頭了。至于鍛煉的項目,石維堅是打一套太極拳,我是隨便伸伸胳膊、踢踢腿,老田則不然,他有一套自創的健身功法,非得練完了才能回家。我常常以天氣不好為借口,能偷懶就偷懶。他則不論刮風下雨,也不論酷暑嚴寒,就像在長春拍電影時即使大雪紛飛,他仍是一如既往地早起鍛煉。一年365天,他的毅力是驚人的。老田自創的功法,北京電視臺還曾經錄制播放過,但不知天下能有幾人有他那般的毅力堅持下去?

老田沒有太多的嗜好,只要不排戲,每天下午,他就會騎上那輛半舊的自行車繞二環路一圈,遇上什么新鮮事,隨時就可以停下來,他說這叫了解生活。待到晚上臨睡前,他因睡眠不好,便就著一個蘋果,喝上二兩酒。這自創的療法,竟然把失眠治好了,真是奇跡!

外號“田停頓”

田成仁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到北京的,那時他已是遼東省文工團的副團長。當時,中國什么事都向蘇聯老大哥學習,為此中央戲劇學院于1954年開辦了第一批表、導演干部訓練班,幾乎全國有點名氣的演員、導演都齊聚在這里,由著名導演孫維世擔任班主任,蘇聯專家教授戲劇表演課。當時已經成名的演員如于藍、田華、張平等均已報名,田成仁也有幸被推舉參加。在校期間,他第一次接觸到斯坦尼斯拉夫體系,并進行了系統地學習。

畢業前排練話劇《柳葆芙·瓦里瓦雅》時,起初老田只是出演一個小角色,經常坐在臺下觀看導演孫維世導戲。因扮演這一主角的著名演員石一夫,總不能讓導演孫維世滿意,率直的她指著田成仁:“你來走一遍!”老田因常看排練早已熟悉劇情和臺詞,所以他一上臺便博得滿堂彩。尤其是他的臺詞處理得激情澎湃、抑揚頓挫、起伏跌宕,其中有一段臺詞他大膽地使用了戲劇“停頓”,這是話劇演員最害怕的,也是最忌諱的。因為停頓時,你必須得抓住觀眾,萬一抓不住,臺下就會騷動,那樣的話,就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但老田不怕這些,在一大段臺詞之后他大膽地使用了“停頓”,時間足有半分鐘之久。因他激情迸發,觀眾早已被他抓住,他停頓時劇場內一片靜寂,鴉雀無聲,人們都屏住了呼吸,待到他再度發聲時,觀眾爆發出一片掌聲。對此,蘇聯專家和導演孫維世均非常滿意,同臺的演員們也都極其佩服他的大膽。從此,“田停頓”這個外號就不脛而走。

老田因成績優異畢業后留在了北京,調入新組建的中央實驗話劇院。

對周總理的提問答非所問

1956年,中央實驗話劇院成立,歐陽予倩任院長,孫維世出任總導演。如果說,中國青年藝術劇院的金山被贊譽為話劇皇帝,那么中央實驗話劇院的田成仁便是話劇王子。劇院上演的多部話劇,如《友與敵》、《大雷雨》、《火焰山的怒吼》、《葉爾紹夫兄弟》等,田成仁都曾參演,其中最為人稱道的是《黑奴恨》。該劇曾在六十年代轟動京城,老田在劇中把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美國老黑奴湯姆的悲慘形象表演得淋漓盡致。排練初期,老田只是扮演一個老地主,主角湯姆由另一位老演員擔任。然而十多天排練下來,導演孫維世很不滿意,于是排演《柳葆芙·瓦里瓦雅》時的一幕再次出現,她手一指:“田成仁,你上去,演給他看看!”幾天后,孫維世召開全院大會,重新宣布演員名單:“湯姆,改由田成仁扮演!”

田成仁是個富有激情的演員,靠激情演戲。也許有人會說,哪個演員不是靠激情演戲,但田成仁的激情不一樣,他是與生俱來的激情,是山崩地裂似的激情。在《黑奴恨》中,他那激情已經不像在演戲了,而是代表湯姆發出的對奴隸制度的深仇大恨,是從心靈深處發出的吶喊,是獅子般的怒吼:“你們燒吧,記在我心中的賬永遠燒不掉、毀不去的!”

演出結束后,得到了改編者歐陽予倩及導演孫維世的一致好評,田漢專門寫評論,盛贊此劇。

1958年,田成仁在話劇《革命的風浪》中擔任主角,出演蘇聯老教授。一次,周總理看戲后非常高興,來到后臺看望演員,親切地問田成仁:“你演了多少年戲了?”堂堂的國家總理竟然如此平易近人,田成仁一時不知所措,激動地答非所問:“我今年32歲!”逗得周總理和圍觀的演員們哄堂大笑!

謳歌《愛情之歌》的先鋒

“文革”中,藍光同志遭受迫害,成了被中央專案組立案審查的對象。她剛被解除審查時,有的人對她歧視,她自己也感到抬不起頭來。她回到中國話劇團(由中國青年藝術劇院、中央實驗話劇院和中國兒童藝術劇院合并組成)編導室工作時,我當時是編導室的負責人之一,對她一視同仁,從不歧視,并給予她長輩的尊重。也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當“文革”結束后,中國話劇團分開,重新組建中央實驗話劇院時,藍光出任院長,她想讓我進院領導小組。我說:“領導小組是代替黨委的,我還不是黨員,若是黨委開個什么會,我就得回避,那多尷尬呀,我不干。”之后不久,劇院就發展我入了黨,而介紹人正是田成仁。

藍光見我不愿進領導小組,就對我說:“你得把編導室管起來。”我問:“為什么不讓田成仁干?”藍光回道:“田成仁與劉慶棠的關系,還沒搞清呢!”(因田成仁在遼東文工團擔任副團長時,劉慶棠曾是他屬下的一名團員。)我反駁道:“老田和劉慶棠是有老關系,但他利用這老關系,打過誰的小報告?陷害過哪位老干部?利用這關系,他得到什么好處啦?有的人沒有這關系還千方百計地往上靠,打小報告、告黑狀、陷害老干部的人不是多的是嗎?老田有這關系,卻不利用這關系去整人,這不應是缺點、錯誤,這恰恰應該是優點,是良好的品德,應該大書特書,表揚才對!”“你這樣看?”藍光聽后很是驚訝,隨即說道,“那你得當他的副手!”


田成仁就任編導室主任后,于1979年導演了一部沖破思想禁錮的話劇,即由艾長緒編劇的《愛情之歌》。“文革”期間,愛情屬于文藝的一個禁區,根本不能正常表現。現在的年輕人也許不能相信、無法理解,古今中外,愛情不是永恒的文學主題嗎?莎士比亞說過,“愛情是生命的火花,友誼的升華,心靈的吻合。如果說人類的感情能區分等級,那么愛情該是屬于最高的一級。”要是這最高一級的感情都不能表現,那文藝作品還能真正揭示人性,打動心靈嗎?“文革”結束初期,愛情題材的作品仍處于禁錮之列,但老田率領劇組成員能在戲劇界第一個舉起《愛情之歌》這一旗幟,勇敢地踏入禁區,足見他們追求藝術的膽識和境界。他們是那個時代謳歌《愛情之歌》、展現藝術真善美的先鋒!

平等待人,光而不耀

擔任編導室主任幾年之后,田成仁因為嗓子的緣故,告別了他酷愛的話劇舞臺,逐漸轉向影視,參演了大量的電影和電視劇。如果說他在戲劇界是一位交口稱譽的王子,那么他在影視界則是一位光芒四射的明星。

或許是因為老田在話劇舞臺上扮演的角色,太過深入人心,有人總覺得老田的形象只適于“大洋古”(即在“文革”中,著力批判的大型的、外國的、傳統的戲劇)類型,但真正的好演員是不會受作品及角色的限制和束縛的,而應該是風格百變的。老田在眾多影視劇中,成功塑造了形形色色、性格迥異的各類角色,比如農民、工人、中醫、教授、中學教員、司令員、退休老人、老村長等等,均受到觀眾的喜愛,同時也得到業界的認可,曾獲得電視劇飛天獎最佳男主角,及電影華表獎和金雞獎的提名。

現在有些年輕演員,剛演了一兩部戲,由于比較走運出了名,于是尾巴就翹上了天,拍戲或出席各類活動時,常常是經紀人、助理、化妝師、司機等一干人馬前呼后擁,總擺出一副明星的架子,除了那些達官貴人以及哭著喊著愛他們的瘋狂粉絲,他們從不屑于搭理弱勢的普通百姓,他們認為搭理這些人沒有任何價值,還會浪費他們的時間。如果演了一兩部受歡迎的戲就算是明星的話,那么已經演了近百部戲的老田,豈不堪稱超級巨星!然而,老田從不以明星自居,他一向謙遜寬厚,平易近人,尤其是對那些普通百姓,諸如退休工人、街道上的老大媽、市場上的小商小販,他喜歡與這些人交談,愿意聽他們的詢長問短。在昔日物質短缺的經濟困難時期,人們常常在買東西時與態度惡劣的售貨員發生爭吵。我曾問過老田:“那些售貨員,怎么個個都對你很好?”他笑道:“一是我對他們的工作不歧視,平等相待,理解他們的辛苦,他們就自然會對你好,買水果時他們都挑大的好的給我;二是別以為自己是演員就有啥了不起,你若尊重別人,別人自然也會尊重你,稱頌你為藝術家,你若不尊重別人,人家轉過臉去就會罵你:‘呸,有啥了不起的,一個臭戲子!’”

老田就是這樣一位平等待人、光而不耀的明星。他還有一條做人的準則,那就是絕對不拍領導的馬屁,他主張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曾說過:“如果領導能平等待我,我敬重他;如果他要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那我轉頭就走,并回他一句:去你媽的!”

茂源老漢和小狗

田成仁的謙遜寬厚,還表現在他習慣于把贊揚和榮譽讓給別人。比如,他在談到戲的成功時,總是把編劇放在前面,說“我攤上了個好劇本”,或者說,“是劇本寫得好!”決不像有些人似的,貪天之功據為己有。


老田在談到轟動之作電視劇《籬笆女人和狗》時,除了說劇本好之外,又謙遜地說自己運氣好,是“青藝”一位演員不愿拍的戲,自己撿著了。此外,他還總說劇組其他演員配合得好。其實我知道,他們在拍這部戲時,因發生矛盾,一些演員曾想罷拍,是老田好說歹說,才使戲得以繼續拍下去。他的好人緣使這部戲得到了挽救。

說到這部戲的成功時,老田甚至把功勞也記在了劇中的小狗身上。他總說小狗給戲增色不少。我問他是怎么找到這條小狗的?他告訴我,開始時找來的不是這條小狗,而是一條大黃狗,后來是他堅持換成了這條小狗。小狗剛來時,和老田很生,后來老田和它生活了半個月,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就這樣慢慢地熟悉了,自然而然就產生了感情。半個月后,老田將拴小狗的鐵鏈子偷偷地松開了,它依然那樣寸步不離地跟著他。老田心想,這戲成了!以至后來戲拍完了,他把小狗還給了主人,待到戲開播時,小狗看到老田在電視里出現,就興奮地往電視上撲。后來,劇組在大連跟觀眾見面時,小狗突然竄出來,來找老田!巴爾扎克說過,情感在無論什么東西上面都能留下痕跡,并且能穿越空間。

田成仁酷愛戲劇,他不止一次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過,“我愛演戲!”“我喜歡出外拍戲!”這都是他發自肺腑的聲音,所以他一直到90多歲的高齡還在拍戲。戲,就是他的生命!2018年10月,現實題材電視劇《六尺巷新故事》在北京開機,他在劇中飾演一名抗戰老兵。今年田成仁已93歲,成為我國影視界迄今為止仍在拍戲的最高齡的演員,是一棵名副其實的常青樹。我們祝愿這棵常青樹永遠常青!

(作者:中國國家話劇院一級編劇)

上一篇:
下一篇:

体彩31选7走势浙江风采网